Menu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健康科普
穿越时空的激素
时间:2015.09.28
点击数:
字体:
所属分类:全身
来源:本站原创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把身体从慵懒的睡梦中唤醒时,肾脏上方两处月牙形的肾上腺,经过一夜的蛰伏,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源于脑垂体的一种小分子肽类淌过肾上腺这处“月牙泉”,蒙恩造化赋予的正反馈功能,“月牙泉”很快涌出一股小分子类固醇,这就是——糖皮质激素。
甜,是人最简单、最初始的美食体验,身体的细胞爱糖,尤甚于人之口舌。大至机体的活动,小至细胞的生息,都得益于葡萄糖不断分解产生的三磷酸腺苷。大清早新鲜出炉的糖皮质激素带着强烈的使命感,随着血液到达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开始日复一日的运作。肝脏和肌肉的细胞忙活开来,调动蛋白质、脂肪、糖原等物质,维持血糖和自身糖原储备之间的微妙平衡。看似寂寞的细胞里,由于糖皮质激素的存在,变得有条不紊和生趣盎然。
然而,这仅仅是糖皮质激素被冠名以“糖”皮质激素最原始和本质的功效。
不管是否情愿,疾病总是和人类的生存伴行,人和疾病抗争的拳头从来不曾松开。
糖皮质激素的发现和人工合成激素的诞生,为这个紧握的拳头安上了一把利剑。
在医学的法则里,疗效重于一切。医学开拓者从来没有把自己束缚在一张乏味的“传统药物清单”上。人们对药物的理解,在不断的尝试中寻求着转化的灵感。
这种穿越时空的默契,要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动物试验发现,接受糖皮质激素的洗礼,实验动物对冷、毒物以及其他生理“紧张”状态的抵抗明显提高。1948年,人工合成的激素一经问世,关注这些“离奇现象”20年的明尼苏达大学教授菲利普•亨奇将其试用于一位遍寻药方而无果的严重风湿性关节炎患者,短短8天,她便能行走如初。神奇的疗效和伟大的发现震惊了科学界,短短两年后,亨奇教授被授予诺贝尔医学奖,创下诺贝尔奖颁发速度的最快纪录。
如今我们知道,如果小剂量的糖皮质激素是维持生命的必须,当身体承载更大剂量的激素时,它们终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抵抗炎症和免疫抑制。炎症,是机体对各种刺激产生的一种防御反应;免疫紊乱,是免疫系统在抗原刺激下不分敌我的自虐。它们,是数十年前人类健康的鬼魅吟唱,也是笼罩二十世纪医学界的魍魉阴霾。
那位严重风湿性关节炎患者,便是得益于激素神奇般的炎症控制。然而,菲利普•亨奇教授并没有彻底治好这位患者,停用激素后,她的症状又渐渐出现。此后的医生陆续将激素试用于各种治疗困难的疾病,诸如重症肺炎、结核病、哮喘和酒精中毒等,患者的症状都能一度缓解,但不能根治。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人们紧握在拳的这柄利剑是把双刃剑,身体在享受激素带来的舒适时,副作用和不良反应也在伺机而出,血压升高、血糖煽动、骨质疏松、忧闷易怒……
激素,这注定改变医学进程的物质,自然不会就此销声匿迹。在这巨变的时代,科学和技术,比任何时候走得更快。数十年临床医学的雾里看花和水中窥月,医生们总算慢慢摸透了激素的秉性,人们明白,合适的剂量和适当的疗程是使用糖皮质激素的命门所在,而大多数激素的副作用和不良反应,也是可防可治的。现今的医学,从过敏到支气管哮喘,从肾病综合征到自身免疫病,从器官移植到感染性休克……聪明的人们已经对激素的应用得心应手。毫不夸张地说,没有激素,就没有现代内科。医学成果的获得,需要超常的辛苦和耐心的等待,在这风风雨雨中,除了坚忍的医生、勤勉的研究者,相濡以沫的,还有一路相伴的治疗成功或失败的可敬可爱的患者们。
激素的秘密,表面上是医学和治疗的艺术。说穿了,无非是人体和内外环境之间的和谐关系。因为人类对健康的渴求,因为医学对生命科学的无限探求,激素已经走下诺贝尔奖的神坛,成为医学上稀松平常并能够合理应用的掌中宝,所以,激素的终极秘密就是——没有秘密。

科普作者
陈罡
主治医师
查看更多
相关科普文章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