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媒体聚焦
【健康报】那群爱吃的小胖墩怎么了:普拉德-威利综合征
时间:2019.12.25 点击数: 字体: 发布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儿科 宋红梅

原载于2019年10月29日健康报第8版


有这样一群孩子,他们刚出生时哭声无力、喂养困难;再大点后,生长迟滞、智力不如常人;青春期时的他们又性格暴怒、固执、与人敌对……而他们最典型的表现是不可抗拒的食欲亢进和强烈的索食行为,这常常导致他们的体型异常肥胖,乃至发生各种严重的肥胖并发症。原来,他们得了一种叫“普拉德-威利(Prader-Willi)综合征”的罕见病。

普拉德-威利综合征(PWS)是由第15号染色体基因缺失(或功能缺陷)所致的遗传综合征。简单来说,它是一种罕见病,也是一种基因相关的遗传性疾病。在国内,PWS俗称“小胖威利综合征”。

2004年,笔者作为唯一的中国大陆医生参加了在意大利举行的国际PWS大会。在那场会议上,曾有外国友人不解地问:为何中国有那么多人口,却不曾见有PWS病例报道,难道中国没有这种疾病吗?这个问题让我下定决心开始进行相关研究(如甲基化PCR检测手段)。因此,北京协和医院儿科也成为了国内最早探索该病的团队之一。

症状随年龄增长而改变

PWS的误诊率和漏诊率极高,这与该病在各个年龄段临床症状的复杂多变有很大的关系。

各年龄段的症状具体表现为:

胎儿期 胎儿活动减少、羊水过多以及臀位妊娠。

新生儿期 肌张力过低,严重的肌张力降低可导致窒息、喂养困难、吮吸无力、哭声无力等。

婴幼儿期 生长迟滞,认知、运动及语言发育落后。随着年龄增长,食欲逐渐旺盛,如果不限制进食会出现肥胖。

学龄期 身材矮小,逐渐出现脾气暴躁、固执、强迫症等性格特点。在这个时期常有强烈的觅食、搔抓皮肤、孤独症样等异常行为。

青春期 常有第二性征出现延迟或出现不完全。这个阶段常会出现因肥胖而导致的相关并发症。脊柱侧弯、骨质疏松、胃食管反流也较为常见。

成人期 主要表现为肥胖及其并发症,包括心血管问题、糖尿病和睡眠呼吸暂停等。

这种症状随年龄增长而改变的情况通常给家长乃至临床医生带来误导。比如,有些孩子在1岁以内出现肌张力低、喂养困难,但随着孩子长大,这些症状会慢慢好转甚至消失,让人误以为孩子并没有问题。也有些孩子从小到大辗转于医院的各个科室,被误诊为其他疾病,如脑瘫、肥胖、隐睾、矮小症、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糖尿病等。这些都为疾病的最终确诊和长期治疗增添了难度。

两大特点有助尽快诊断

特殊面容是PWS患者的一个重要特点,并会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典型化。包括杏仁眼、小嘴、上唇薄、嘴角向下、小手小脚、皮肤白皙等。其中,小手小脚是极易观察到的一个特征。临床医生须多加注意。笔者曾在一次远程会诊小儿发热病例时,凭患者有肌张力低、小手小脚、吸吮困难、发烧等特征,从而诊断了一例PWS。

贪吃是PWS患者的另一个重要特点。虽然PWS患者大多伴有智力低下,但在索要食物的问题上,又比正常人“聪明”许多,尤其是超过3岁的患儿。有些孩子只要听到塑料袋的声响,就会马上跑过来看是不是有吃的;有些孩子会将食物藏在家里的各个角落,便于自己随时食用。在台湾,有一例PWS死亡病例就是因家长忘记锁厨房门,患儿夜间自行蒸米饭并全部吃完,导致急性胃扩张而死亡。

国外学者认为,贪吃引发的过度肥胖是直接影响患者预后和寿命的重要因素。因此,严格控制和科学管理患者的饮食至关重要。

在PWS的确诊过程中,如能及时采用针对性的分子遗传学检测进行检测(如甲基化PCR技术),费用可低至数百元,确诊时间也仅需几天。

在日常诊疗工作中,当临床医生遇见食欲极其旺盛、体型肥胖、智力偏低、性格暴躁善变的患儿时,一定要高度警惕PWS,尽早让患者接受分子遗传学检测。

临床干预应及早开始

目前,PWS的临床干预手段主要是激素替代治疗(生长激素和性激素)和多学科对症处理。

国内的生长激素替代治疗起步较晚,近十年才有了一定的使用率。生长激素替代治疗可改善矮小、增加瘦体重,助肌肉组织发育,改善肌力,提高生活质量。PWS患者常有第二性征延迟或出现不完全的情况,因此,有些人也在接受性激素治疗,以诱导、促进和维持青春发育,促进骨骼正常发育。但目前,性激素治疗仍存在争议,主要是由于患者通常合并性格问题,如暴躁、执拗等,在接受性激素治疗后容易产生某些不良行为。因此,性激素的使用须慎重实施。

北京协和医院儿科PWS团队近些年正积极探索PWS的多学科诊疗模式,为患者提供更好的治疗保障。除儿科外,多学科诊疗团队还包括内分泌科、临床营养科、物理医学康复科、骨科、呼吸内科、耳鼻喉科等。其中,内分泌科主要负责甲状腺、性腺问题的处理;临床营养科主要负责为患者制定科学有效的饮食控制方案,既要使患者有饱腹感,又要保证营养物质的适量摄入;物理医学康复科主要是针对肌张力低下问题;骨科则主要针对脊柱侧弯的问题,超过10岁的患者,约有90%以上会出现脊柱侧弯;呼吸内科和耳鼻喉科则主要负责睡眠呼吸暂停的问题,这种情况可能由中枢性神经问题或肥胖所致。

除了现有的生长激素治疗和对症治疗外,多项PWS新型治疗方法的基础研究也正在国外开展,如儿童用食欲抑制药物和基因治疗等。

健康报记者 夏海波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