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科室风采
你好,老年医学:2016年度专科声誉排行榜中的协和老年医学
时间:2018.01.24
点击数:
字体:
作者:张宁
来源:和年苑

    备受医届瞩目的复旦版《2016年度中国医院排行榜》和《2016年度中国医院专科声誉排行榜》于11月11日在上海发布,全国共有100家医院进入“复旦版排行榜”,37个专科榜上有名。北京协和医院连续第八年蝉联排行榜综合第一,协和医院老年医学科位列老年医学专科排行榜第八。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的加深,探索综合医院内老年患者急性/亚急性医疗、照护方法,探寻老年病患出院后的中长期照护及疾病管理模式,尝试与居家上门照料服务、不同模式的养老机构间的合作,协调转诊医疗,试点针对失能、半失能及出行困难老人远程多学科团队会诊模式,以“小科室做大文章”的努力,协和老年医学从无到有,用10年时间交上一份答卷。

from clipboard


图 1:北京协和医院连续八年蝉联排行榜榜首


from clipboard

  图 2:北京协和医院老年医学科获最佳专科排行榜老年医学第八位



    “小科室、大文章”,这是北京协和医院原大内科主任沈悌教授在2017年协和-霍普金斯老年医学论坛上的一句评语。这一年,老年科主办了第7届协和-霍普金斯老年医学论坛。这届论坛的主旨在教授临床一线的老年医学科医生老年综合评估技能。论坛期间热烈的讨论沟通一直持续到半年后的11月。全国500余位同道的沟通群里每日仍有关于评估具体实操问题的讨论。


    这一年,协和老年医学科推出的网络/手机 App版老年综合评估系统已投入使用近1年半,信息化与数据化的尝试努力未曾懈怠。每周都有全国不同地方的同仁们通过平台系统的授权,加入这一应用系统。


    这一年,协和-欧葆庭老年护理培训班已连续举办三年。与欧洲第二大、法国第一大养老机构的合作,累计培训了数百名从事老年中短期及长期照护的护理及机构内照料人员。对于认知障碍、失能/半失能老人的长期照料,有逾半个世纪照护经验的欧葆庭带给我们很多启示。


    这一年,《协和老年医学》与《舒缓医学》两门研究生课程依旧吸引了不止是医学生,还有养老机构从业者、媒体从业者,甚至没有任何医学背景,因兴趣和照料家中老人而来的旁听者。第二届老年舒缓医学培训班,延续了第一届培训班的积极探讨气氛。


    这一年,协和老年科对于老年衰弱、骨骼肌减少症的临床研究在持续进行中。一位入院时连拧开瓶盖的力气都没有的85岁衰弱、多种慢性病共存的老人,经过数月的营养支持、康复联系及慢性病管理措施,体重增长4kg,能够拄拐日行400-500米。功能状态的维持,是长久不变的话题。构建社区老人照料模式的课题也在进行中。协和老年科牵头国内多家医院对于中国大陆患者及家属对生前预嘱(Advance Direcitives)的调查结果,发表在2017年5月的JAMDA杂志上。在2017年的国际老年医学大会(IAGG)上,这一调查结果引起与会代表的广泛兴趣,传递出中国老年医学学者的声音。


    这一年,与福建省立医院老年科、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老年科等兄弟友好科室的教学、研究交流合作继续推进。众人拾柴火焰高,集合大家的力量,才能更好地促进学科发展,服务老年人群。


    传递老年医学知识,普及老年人群健康理念。让正确的健康观走进老年人群。这一年,协和老年科继续做着引导正确老年健康观的科普工作。参加央视《健康之路》、《新闻调查》等栏目,介绍成功老化、老年综合征、缓和医疗与慢性病管理的理念;开辟《中国医学论坛报协和老年医学专栏》;在《生命时报》、《健康时报》、《大众医学》等面向包括老年人在内公众的杂志媒体发表多篇科普文章;继续运行“和年苑”科室公众号,让老年医学知识接地气、看的懂、用得上。


    “不忘初心”,临床永远是根基与核心。这一年,对于住院的老年患者,规范化的老年综合评估已成为标准流程。包含老年科医师、肠内肠外营养科医师、心理科医师、临床药师、康复科医师在内、每周一次固定的多学科团队查房,一直旨在从全人的角度为老年患者解决问题。通过小鱼远程视频系统的引入,在家、在养老机构(如泰康燕园)、在合作科室(如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老年科)的患者,也可以通过该系统得到多学科团队的咨询意见。缩小、弱化时间与空间距离的阻碍,让医疗照护和技术代偿延伸到远方。


    协和老年科病房所在的协和老楼6楼2病区,至今医生办公室还保留着1920年代的样式陈设,水磨石地砖历经九十年仍明亮如水镜,不见裂缝。毗邻着一座300多年历史的西花园,这里静谧、谦和。从车水马龙、鳞次栉比高楼的东单路口走来,或许还略显陈旧和沧桑。然而,一个新发展的学科却从未因循守旧。从2007年科室建立到进入全国排行版前十,再到连续三年位列第八,一路走来,竹杖芒鞋轻胜马,不忘初心竿头进。


    十年间从无到有,从无成例可循到探索适合国情的老年医学模式,艰辛与复出,诚为“多少辛苦始铸成”;而今迈步从头越,万千感谢在胸中。感谢各位前辈老师们、读者们、同道们对协和老年医学的支持和关注,期冀我们都能在今后,遇见更加美好的自己 (张宁 整理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