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科室动态
百人计划学习归来交流专栏——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的三个月
时间:2016.07.18
点击数:
字体:
作者:感染内科 谢静
来源:本站原创

有幸获得协和医院百人计划项目资助,我于2014年10月到12月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感染科学习三个月。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连续二十余年全美排名第一,是美国医疗界的标杆。回望在霍普金斯的三个月,收获颇丰,感触良多。
最初的心
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成立于1893年,她的成立被认为是美国现代医学教育史上的里程碑。当时从医学水平最高的德国留学归来的学者们把德国医学教育体系带到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逐渐建立起了世界最高水平的医学院,成为美国医学教育的样板。协和与约翰·霍普金斯的渊源可追溯至103年前。1913年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决定“渐进有序地在中国发展一个完善、有效的医学系统”,基金会经过仔细考察决定在北京开办医学院,并将医学院定名为“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Hospital”,中文译作雅致的“北京协和医学院”。1915年,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的院长韦尔奇教授随同考察团来到北京,为协和建校出谋划策。1921年由洛克菲勒基金会投入巨资按照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标准打造的北京协和医院建成。协和的建立同样也成为中国现代医学史上的里程碑。因此,可以说“霍普金斯情结”是协和人特有的。
协和与霍普金斯两家医院的感染科之间的交流始于2012年。2012年我科同样受协和百人计划资助的王焕玲教授前往霍普金斯医院学习。以此为契机,2012年感染科李太生教授成功申请到一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美国NIH合作项目,美方课题负责人为霍普金斯医院感染科的Chloe L. Thio教授。自此协和-霍普金斯就中国HIV-HBV共感染者的治疗策略展开合作研究。
暂别协和绿瓦灰砖、古朴雅致的老楼和高大气派的新楼,我来到同样由古香古色的老楼和玻璃幕墙、现代感十足的新楼构成的霍普金斯医院。作为霍普金斯医院最大的专科之一,感染科员工数超过400人,其中受聘为医学院教职的医生60余人。在Baltimore东区的霍普金斯医院本部、及Greenspring和Bayview医学中心三处均设有感染科,开展医、教、研各项工作。医疗方面,设立了包括普通感染性疾病、HIV/AIDS、病毒性肝炎、结核、热带病、移植/肿瘤感染、性传播疾病等亚专业。教学方面,承担医学院多项教学任务,每年共有12名住院医师在感染科接受从临床到科研的专科培训。科研方面,根据亚专业分组成立相应研究中心,开展临床及实验室研究。基于以往的合作基础,在霍普金斯感染科诸多成果显赫、蜚声国际的研究中心,我选择到Chloe L. Thio教授所在的病毒性肝炎中心学习。
走过的路
病毒性肝炎中心由David L. Thomas教授创立,致力于丙型和乙型病毒性肝炎的流行病、宿主遗传因素和免疫应答、病毒致病机制和进化等方向的研究,为丙肝和乙肝的预防和治疗提供帮助。人员方面,PI有9位,均同时受聘为医学院教职,每人有各自研究专长和方向,如新药临床试验、免疫、分子流行病、病毒等。他们在医疗和科研上如何分配时间呢?以Thio教授为例,她每年有4周时间在临床为住院病人提供服务,全年每周半天门诊,其余时间均在实验室。Lab manager 1人,全面负责行政事务。技术员7人,负责科研课题中诸如标本收集处理和冻存等常规工作。另有博士后和博士生近20人开展各自研究。硬件方面,该中心实验室是通过了CAP认证的实验室,占地10000平方英尺,拥有目前最先进的仪器。实验室布局分为六个区域,有效划分了二级生物安全(biosafety level 2,BSL2)级组织培养、质粒处理、样品冻存、血清学检测、核酸提取和PCR前处理以及PCR扩增等区域。
该中心在病毒性肝炎领域硕果累累。以我在霍普金斯的导师Chloe L. Thio教授的HIV-HBV共感染研究为例作一介绍。Thio教授毕业于耶鲁大学医学院,于宾夕法尼亚大学附属医院接受住院医培训,在霍普金斯医院完成感染科专科训练。在HIV-HBV共感染以及HBV相关病毒学研究方面,Thio教授团队成绩斐然。她是美国多中心艾滋病队列研究(the Multicenter AIDS Cohort Study,MACS)病毒性肝炎项目首席专家。MACS是美国一项多中心临床研究,自1983年起,招募美国来自巴尔的摩、匹兹堡、洛杉矶和芝加哥四座城市共6972名男同性恋者,以研究HIV感染的自然史,相关成果发表了多篇论文。2002年第一篇介绍MACS队列HIV-HBV共感染情况的论文发表于《Lancet》杂志,这篇论文揭示了HBV共感染造成HIV感染者死亡增加、显示了对HIV感染人群进行HBV感染预防、筛查和综合治疗的重要性。Thio教授这篇论文成为HIV-HBV共感染研究领域的经典,至今引用次数已超过600次。此后Thio教授不仅依托MACS队列进行了更加深入的探索,还同尼日利亚、南非、泰国、澳大利亚等多个机构进行合作,相关研究结果成为制定临床诊疗指南的依据,同时也在《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AIDS》、《ANN INTERN MED》等著名杂志发表多篇论文。
在霍普金斯的学习,有两点感受异常深刻。其一是重视临床资源和研究队列的建立。前文提及的MACS队列从1983年开始建立,当时是全球首例艾滋病例被报道之后两年,艾滋病的病原体被确认的同一年,最初分散在美国4所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匹兹堡大学、西北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4位MACS研究PI的行动之迅速、眼光之超前令人赞叹。1983年至今33年间,MACS队列的随访一直在进行,收集标本数以百万计。该队列几乎覆盖HIV/AIDS研究领域所有重点人群,从血清阴性到阳转、病情进展、开始治疗、用药后长期随访直至死亡,均按照研究计划书的时间点和检测项目长期序贯的数据和标本收集。目前参与其中使用MACS队列标本和数据的独立PI增加到100以上,研究内容从最初的HIV感染自然史扩展到HIV/AIDS的各个方面,发表论文超过1300篇。第二是专业分工和多科协作。病毒性肝炎中心的课题通常会纳入公共卫生学院、消化科、病理科、肿瘤科等多学科专业人员展开联合研究。每周一次lab meeting,每次会有一人介绍自己课题的进展,在研究设计、实验操作、数据分析等任何方面的问题拿出来集体讨论寻找解决方案。在术业有专攻基础上开展跨界合作。这样的模式既保证了专业分工产生的效率又促进了学科碰撞的创新火花。
在美三月,在协和李太生教授和霍普金斯Thio教授共同指导下,我完成了对我国HIV/AIDS患者HBV、HCV共感染情况的多中心研究。目前免疫缺陷导致的机会性感染和肿瘤显著减少,心、肝、肾等重要脏器并发症成为HIV感染者死亡的主要原因,在北美和欧洲肝炎病毒共感染导致的肝脏疾病占HIV感染者发病和病死的第一位原因。我国是病毒性肝炎的高流行区,但是HIV/AIDS患者中病毒性肝炎共感染率及肝病情况仍不明确。利用李太生教授建立的传染病重大专项全国多中心队列,我对来自全国12个省的1944例未经治疗的HIV感染者进行了研究,结果显示:HBV共感染率达到9.5%,HCV共感染率达到8.3%,且存在地区差异,共感染者肝酶水平、肝硬化评分较HIV单感染者严重。这些结果反映了将病毒性肝炎的筛查和管理纳入HIV感染者诊疗常规的重要性。
同行的人
这三个月的学习,虽我一人身在巴尔的摩,但有无数协和人与我同行,没有诸多协和人的帮助和支持无法完成。协和院内,从医院到科室都为百人计划的顺利实施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首先感谢医院提供的百人计划项目,为员工提供了开阔视野、增长见识、建立联系的机会。没有人事处多位老师的大力支持和协助无法顺利获得签证、办好出国手续。初到霍普金斯,必须接受在线培训并考试合格才能正式进入实验室开展研究,学习内容主要包括实验室生物安全和医学研究伦理等。得益于协和科研处定期组织的生物安全培训和CTSI临床研究设计精品课程学习打下的基础,在线学习和考试均顺利过关。
感染科在2014年陆续派出5位青年员工出国进修,同事们在原本繁重的工作基础上又额外分担了我的工作任务,确保科室常规工作保质保量按时完成。有过约翰·霍普金斯学习经历的几位百人计划老学员慷慨分享攻略和体会。北京和巴尔的摩两地的协和校友在找公寓、交通等等细节上都伸出了援手。这些事情多用琐碎两字形容,但是没有这些琐事的顺利进行,百人计划的大事无法圆满。可以说,无数同事、校友在桩桩件件琐事上的付出是我这三个月学习顺利完成的重要保障。我想他们愿意付出时间和精力,原因在于我们都是“协和人”,他们把“待同事如家人”的理念体现在了点滴琐事中。
未来的梦
三个月的学习结束了,但百人计划没有结束,她如同埋下的一颗种子。于我而言,三个月的学习是起点。百年协和梦需要每一位协和人的努力去实现。依托协和宝贵的临床资源和强大的综合实力,开展多学科联合研究,必将能让协和的医疗和科研更上一层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