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北京协和医院 >> 新闻动态 > 协和院报 > 2016年第8期院报 >> 正文内容

北京协和医院整形外科:攻克急慢性难愈创面

发布时间:01-22-2017 点击数: 字体:

本报讯 (记者 傅谭娉)北京协和医院整形外科王晓军主任、龙笑、王智和白明医师等组成的创面诊治团队在国内率先引进负压引流创面修复技术(NPWT),降低细菌负荷、促进伤口肉芽生长、创造手术条件,总结创建了全面评估、多科协作、早期干预的创面治疗协和模式。自2009年成立全国第一个创面修复病房至2015年底,收治创面患者267人次,实施创面修复手术和会诊手术483例,重新修订了负压创面治疗应用指南,为整形外科赢得了国家卫生计生委临床重点专科的荣誉,该项研究成果获得了北京协和医院2015年度医疗成果三等奖。
在外伤或机体内在因素作用下皮肤完整性被破坏,伴随一定量正常组织丢失的情况被称为创面。外科手术、外力、热、电流、化学物质及低温的外源伤害都有可能造成创面。局部血流供应障碍等内源因素也能导致创面,如糖尿病足和压疮创面。与受伤破裂的线性伤口不同,创面有一块皮肤缺损的面积,严重的创面伤及肌肉等组织,呈溃烂状。直径1厘米见方以上的皮损一般不能自行愈合,需要及时就医、清创换药。皮肤缺损大于5厘米的创面,常规换药也难以愈合,需要整形外科植皮或皮瓣修复。
严重的难愈性创面是致命的,医学曾经对它束手无策。1547年1月28日,英国都铎王朝第二任君主亨利八世惨痛离世。坠马摔伤后大腿上久治不愈的大面积溃烂伴随了他的后半生,体重超重更增加了伤口愈合的难度,最终成为了这位使英国教会脱离罗马教廷、拥有空前权力的专制君主的重要死因。
创面并不少见。根据文献报道,目前全球有约1%的人口被创面问题所困扰,为此花费了约5%的医疗费用。我国也拥有众多的创面患者,据估计每年创面修复需求在1亿人次左右。伴随老龄化的加剧(2020年老年人口将达2.48亿)和糖尿病(2035年糖尿病患者将达1.5亿)的高发,中国创面的发病率呈进一步上升的趋势。
北京协和医院整形外科致力于创面治疗临床研究,于2009年成立了全国第一个创面修复病房。针对临床上遇到的急性和慢性两种难愈性创面,协和整形外科总结形成了自己的治疗观点和模式:慢性创面采用清创、负压引流、手术、换药的四步处理策略;急性创面采取保命、保肢保器官、负压引流和手术、康复训练的四阶段诊疗策略。急、慢性创面治疗模式都运用到负压引流创面修复技术。
负压引流其实是一种先进的清创手段,在上世纪80年代出现,21世纪开始推广开来。协和整形外科是国内引进负压引流技术的先锋。具体做法是将引流管一端放进伤口内,另一端连接负压泵,再用透明密封贴膜盖住整个伤口并包裹引流管。负压引流装置一方面通过密封膜阻隔了环境细菌对伤口的侵蚀,另一方面利用负压吸引不断吸走创面产生的富含细菌微生物的浓水。这种外阻隔、内吸引的物理操作能够减少细菌负载、充分引流、改善血流灌注并减少水肿,创造了一个封闭的湿性愈合环境,是一种方便护理、减少患者痛苦、应用范围广的治疗办法,为手术禁区创造了手术条件。按照传统外科清创办法需要每天清理创面4至5次的患者,如果采用负压引流技术每4至5天更换一次NPWT装置即可。采用传统策略需要1个月才能创面愈合的患者,接受负压引流治疗常常2周就能出院了。因其疗效好,负压引流创面修复技术也被称为创面修复领域的里程碑和整形外科医生手中的利剑。
即使在今天,难愈性创面依旧是医生面临的巨大挑战,有些病人为了保命只能被迫截肢。66岁的王先生(化名)就曾深陷这种可怕境地。2014年,64岁的王先生转入北京协和医院时,左下肢多处破溃流脓1个月,左下肢功能障碍,双下肢水肿,医生建议王先生截肢。带着强烈的保肢意愿,王先生决定来北京协和医院最后一搏。协和组织多科会诊,针对王先生慢性创面的病情为他定制了复合抗生素对症治疗、负压治疗联合手术的方案。在10个月的住院期间,王先生接受了8个月的负压治疗和4次手术,最终伤口完全愈合,保肢成功。
对于急性创面的处置,协和整形外科提出了将创面治疗提升至系统治疗早期,与基础生命支持和高级生命支持等治疗并行不悖的观点。38岁的李先生(化名)来到北京协和医院急诊时血压都监测不到了。曾经右上臂的一个疖肿迅速发展为坏死性筋膜炎和感染性休克。协和医院在李先生的创面和血液中找到了能抵抗多种抗生素的鲍曼不动杆菌。找到了病因,抗感染治疗就能有针对性地有效开展。对于这样严重的急性创面患者,创面清理和修复也需要从一入院就开始。在负压吸引治疗三周之后一次植皮手术封闭创面成功,李先生不仅保住了手臂,还保住了命。
王晓军主任介绍,6年来整形外科与兄弟科室一起,在纷繁复杂的病情中抽丝剥茧,在抢救室与死神争分夺秒,成功治愈了一个个曾被放弃的患者,不断完善创面治疗协和模式,为医院赢得了声誉。

收藏 打印文章 作者: 来源:本站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