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北京协和医院 >> 新闻动态 > 协和院报 > 2016年第16期院报 >> 正文内容

心无余悸:“零射线”射频消融挽救35岁孕妇

发布时间:11-21-2016 点击数: 字体:

心内科 杨德彦

11月7日,小王出院了。窗外的冬日阳光初照,显得温柔。术后她时常下意识地抚摸隆起的腹部,不用多久,一个新生命即将降临。当然,她也时不时地摸摸自己的脉搏——很有力,很整齐,很确定——这是令人安心的脉搏。两个月以来的心悸噩梦终于过去了。
她确定,自己已经心无余悸。

心悸
2016年9月,依旧沉浸在怀孕后准妈妈喜悦中的小王突发心悸!毫无征兆的突发!剧烈的心悸!小王依稀记得这样的心悸好多年前曾经有过,但这次尤其猛烈,猝不及防——“我的心脏不在那里!在嗓子里!要跳出来了!快出来了!”一分钟后,满头大汗的小王终于挺过来了。这是怎样的诡异!或许这只是噩梦一场,幻觉总会过去的吧。
可惜11月1日、3日、4日,心悸再次连番来袭,一样的猝然而至,一样的迅疾异常,一样的无法抗拒。赶到医院的小王被立即送入急诊科抢救。心电图监护!报告:心率每分钟250次!心电图上林立着一根一根锐刺!这就是刺向小王心脏的利刃!


 
房室折返性心动过速心电图


正常成人的心率通常波动在每分钟60~100次之间,剧烈运动后的心跳也不过一百几十次,而小王的心跳是每分钟,250次。
当地急诊医师立即考虑是“室上性心动过速”,急速静脉注射了药物腺苷,心动过速终止。

求诊
北京,求诊。
小王的症状非常典型,心电图也非常明确,小王首先求助的北京两家医院都给出了确定的诊断。是小王心脏的“电”出问题了,比正常人多了一根“电线”!小王自出娘胎就比常人多了这一根“电线”!
正常人的每一次心跳,都是自身心脏电活动的功劳。我们的心脏通常只有一根电线,学名叫“心脏正常传导系统”。电流一通,心脏一跳,平平安安,稳稳当当。但是小王的“电线”多了一根,医生们称之为“旁路”,一旦这两个电线形成往复循环的快速电回路,心脏就会不停地被电刺激,狂跳不已,心悸不止!可怕的“房室折返性心动过速”就来了。
这根多余的可怕的“电线”有时候可以通过常规心电图发现。小王或许是不幸中的万幸,在妊娠常规体检时的心电图发现了这根电线的存在。疾病得以确诊。
通过介入手术把这根多余的“电线”掐断,就能根治小王的疾病。在有经验的心脏电生理医师看来,掐断这根“电线”并非难事——但是孕妇做这个手术……

暗夜
尽管这是一个常规的心律失常介入手术,但是通常需要X光协助找到那根“电线”的位置。小王是孕妇,没有一位医生敢保证X光不会对脆弱的胎儿造成任何影响。小王曾经流产两次,35岁的她再也经不起折腾和打击,腹中的胎儿,甚至比自己的生命还要宝贵。
假如不用X光呢?——你敢在漆黑的暗夜不开车灯,光凭着路标和闪烁的信号灯开车回家吗?
随着医学技术的飞速进步,少数经验丰富的顶尖心脏电生理医学中心可以尝试仅仅在心脏电活动和磁场定位的协助下,凭借医生杰出的手术技巧和对心脏结构和功能的深入掌握,完成无需X光辅助的心律失常介入手术,这是心脏电生理手术的新趋势之一,这在国内也不乏先例。
然而,尝试就有风险,一旦手术不顺利,怎么办?那放在脚边的X光开关是踩还是不踩?一旦出现异常,谁来保证小王和胎儿的安全?如果继续等待,小王还能那噩梦般的心悸又挥之不去。

协和
 小王因为再次心悸,被送到了北京协和医院急诊抢救室。心内科电生理组高鹏副教授接手该病人。手术不能再等了,但是该如何做?
 北京协和医院心内科电生理组由国内心脏电生理泰斗吴宁教授创立,迄今已成长为一支技术先进、经验丰富的专业团队。他们率先并持续开展各项国内领先的心律失常介入手术,长期承担国内心脏电生理医师培训的任务,在国内心脏电生理领域享有盛誉,不借助X光的“零射线”消融技术早已成熟并有丰富的经验。高鹏副教授仔细复习了小王的病史,认真研判了小王多份发作时和发作前后的心电图,从普通心电图就判定小王的那根“犯罪的电线”正位于心脏的左侧!经过电生理组多位专家的讨论,与病人及家属充分沟通讨论,决定采用“零射线”消融技术,掐断小王心脏那根罪恶的“电线”,从根本上避免射线对小王胎儿的潜在损害。
 何况,心内科的背后还站着妇产科、儿科等同事们,协和医院强大的综合实力,是精微手术一叶扁舟渡狂涛的确切保证。
 国内心脏电生理领域的权威,心脏内科主任方全教授一锤定音:做!不用X光!
 勇气,从来不是盲目的冲动,勇气,从来不是鲁莽的轻言,勇气,从来不是随意的许诺!只有屹立在实力、经验之巅的从容自信,才是勇气之源。

零射线
 2016年11月4日,是小王重生的日子。
在高鹏副教授宣布手术成功的一刻,小王的心稳稳地落在了应该在的地方。一直躺在洁白床单上的小王或许不知道,从她的颈内静脉、股静脉里,医师轻轻地放入了几根监测导管,也轻巧地放入了消融导管,在最优秀的电磁定位工程师的协助下,在高鹏副教授巧妙的操作下,消融导管曾来到她心脏某一处神秘的角落,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切断了跟随她35年的“电线”,心脏恢复了自如的律动。这一切,这全过程,只有多导联电生理记录仪在一丝不苟地默默记录着,记录这重生的心电波动曲线。
导管室放射性时间记录仪显示:X线使用时间——零。
或许小王也不知道,在高鹏副教授身后,是一个由方全教授、邓华、程康安、陈太波、程中伟、吴炜副教授,姜秀春护士长组成的心脏电生理团队,还有主治医师、住院医师、进修医师、心脏电生理培训医师、兄弟科室医师组成的保障团队。
小王也不知道,高鹏副教授在操作中没有穿上防护X光的铅衣,病人永远是第一位的,他愿意和病人一起承担X射线的风险,也自信可以“零射线”完成手术。自信源自医术,勇气来自于责任。


 
高鹏副教授正在操作


 小王出院了,心无余悸的感觉真好。在踏出协和绿瓦砖墙老院门的一刻,她由衷感到幸运,感谢医生。其实,她只是协和心内科日日夜夜不停救治的患者中的一个,但在北京协和医院心内科医生眼里,他们都不是匆匆过客,他们都是我们的病人。
是的,我们协和心内科的病人。
本文图片由心内科提供
 

关键词:
收藏 打印文章 作者: 来源:本站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