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北京协和医院 >> 新闻动态 > 协和院报 > 2015年第19期院报 >> 正文内容

“组团式”援藏助力西藏病理发展

发布时间:12-22-2015 点击数: 字体:

    编者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全国医务界响应毛泽东同志关于“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6•26指示”,纷纷按照上级要求派遣医疗队到老少边贫地区。据统计,1965年至1977年的12年间,北京协和医院共派出医疗队94批,共计1458人次,足迹遍布19个省市的六十余个地区。其中西藏地区派出7批、西北地区派出10批。医疗队员深入村社、高原牧区,夜以继日、废寝忘食为农牧民看病巡诊,为当地培训“赤脚医生”。在艰苦的工作之余,协和人还留下了不少诗词歌赋,记录了时事艰难与岁月静好。
    陈德昌老前辈是当年赴西藏的医疗队长之一,他在2015年下半年新作或修改了九篇关于阿里援藏工作的回忆文章,形成了阿里故事系列,院刊今起连载。今年8月份,根据中组部、人社部、国家卫生计生委“组团式”支援西藏医疗的要求,我院选派精兵强将组建援藏医疗队前往西藏开展工作,并陆续发回了纪要报道。我们特选这样一组报道放在一起刊出。今昔对比,西藏的生活工作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安康的写照;永恒不变的,却是协和人为人民健康事业勤勉奉献的精神与情怀。

    西医在西藏起步较晚,西医中的重点诊断平台科室——病理科显得尤其落后于内地。自治区中还有阿里和林芝地区没有成立病理科,已建立病理科的单位共13家,另有病理教研室一个,医生和技术员共计36人,平均每个科室2.6人,没有一个高级职称的病理医生,基本没有培训。人数最多的自治区医院有9人,且常年有1人外出进修,轮流休假人员至少占1个名额,仅有2名主治医生,西藏其他医院的病理现状可想而知。
    在当今医疗活动中,病理诊断是最终诊断,没有病理诊断就意味着临床治疗是不可靠的。树立医院病理科标杆很重要,从区医院着手,逐步开展学术活动,向全区辐射。
    改变自治区医院病理科的环境。病理科全科人员都在一间大办公室,这里是医生诊断室、也收标本、发报告,同时也供休息和吃饭;旁边的资料室既有蜡块、切片、还有从未装订的病理报告;一间免疫组化室内摆放着烤箱和微波炉,还有5个标本室,仅有一间内排放了标本,其他均为废旧物品。
    环境改造迫在眉睫,我们发动全科人员一起行动,花了整整一周的时间,腾出了四个房间,一间接收标本和发放报告、接受咨询,一间用作病理切片存放室,一间用作蜡块室和备份病理报室,一间用作远程会诊室兼专家诊断室。其次是归整,专门设置学习室、主任办公室和一、二线医生诊断办公室,将原标本室一分为二,设置易燃易爆及危险药品存放室,还为将来开展的分子病理留出了空间,将从未整理的病理备份报告进行装订成册放入专门的资料存放房间。紧跟后面的是对办公室添置必要的办公设备,每个医生添置工位,将两个最好的工位设置设置为阅览室,学习室添置必要的家具;前台重新设计,添加窗口防护和摄像头;办公室外的墙壁张贴必要的病理宣传(专门设计了10余个宣传板,包括临床病理沟通策略、组织病理和分子病理介绍等),经过近2个月紧锣密鼓的工作,病理科环境大为改观。
    带读病理切片和每周讲课。利用多头显微镜,解答科里年轻医生遇到的问题,特别是多头显微镜带箭头;每周二和四进行科内小讲课,同时也欢迎拉萨市其他医院的人员前来听课。冰冻是这里的难题,自从入藏以来,包括周边医院送来的所有冰冻,都一一带当地医生看,为临床解决问题。医院虽不大,但疑难病并不少见,冰冻遇到过卵黄囊瘤、高复发风险肠系膜胃肠间质肿瘤、恶性潜能待定的甲状腺滤泡性肿瘤,乳腺的神经鞘瘤、胃的鳞癌等;石蜡切片诊断遇到过皮脂腺癌、恶性外周神经鞘膜瘤、恶性黑色素瘤、鳃裂囊肿伴恶性变、类似恶性肿瘤的筋膜炎等。
    筹措资金召开西藏医学会的首次病理学术年会。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请来了内地10余技术和分子病理的专家,西藏30余位从事病理的医技人员也悉数到场,部分肿瘤科医生和妇产科医生也前来听课,参会人员共计50余人;会议内容广泛,既有临床组织病理诊断、分子病理的内容,还有病理技术的相关知识,同时我们为西藏各地区医院免费赠送病理诊断和病理技术方面的书籍14套,60多本;为了解决西藏自治区各医院所遇疑难病理会诊困难的问题,还成立了西藏病理远程会诊中心和西藏病理技术学组,钟定荣主任被评为远程会诊中心荣誉主任,王德田老师被聘为西藏病理技术学组荣誉组长。会后大家还参观了自治区人民医院病理科。
    建立西藏病理微信群。西藏病理人员单打独斗多,平时交流少,也很少出去参加会议和培训,为了将内地的病理信息及时传入进来,钟定荣提议建立西藏病理微信群,同时钟定荣和王德田也加入其中,及时将一些会议信息,特别是网络讲课信息带到群里,今后即使不出藏也能听到和看到最新的病理知识和进展,目前群里非常很活跃。
    组建远程病理会诊中心。由于西藏病理医生稀少,但疑难病理并不少见,为了以后让全国及全世界的病理专家能及时为西藏病理诊断服务,成立西藏首家远程病理会诊中心是当务之急。目前委托公司已进行过一批医生的切片扫描和上传培训,期待政府给予资金上和政策上的支持,该项目一定能让西藏各病理科和西藏人民受益。
    在“组团式”援藏两个月里,西藏病理已开始改变,进一步的改变还需资金购买病理设备,实现病理技术更多的自动化和高精尖化。医疗政策的灵活性,让更多的内地病理专家乐意提供服务。另外,在拉萨成立“西藏病理中心”这一10年前就提出来想法,也得到中国抗癌协会病理学分会主任委员、后任中华医学会病理学分会主任委员—四川大学步宏副校长的支持,期待西藏卫计委能够协调实现,这样病理就能有大的投入,搭建更好的诊断平台,改变“作坊式、低水平”现状。
 

收藏 打印文章 作者:韩丁 钟定荣 来源:本站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