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北京协和医院 >> 新闻动态 > 协和院报 > 2015年第19期院报 >> 正文内容

静静的狮泉河

发布时间:12-22-2015 点击数: 字体:

    编者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全国医务界响应毛泽东同志关于“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6•26指示”,纷纷按照上级要求派遣医疗队到老少边贫地区。据统计,1965年至1977年的12年间,北京协和医院共派出医疗队94批,共计1458人次,足迹遍布19个省市的六十余个地区。其中西藏地区派出7批、西北地区派出10批。医疗队员深入村社、高原牧区,夜以继日、废寝忘食为农牧民看病巡诊,为当地培训“赤脚医生”。在艰苦的工作之余,协和人还留下了不少诗词歌赋,记录了时事艰难与岁月静好。
    陈德昌老前辈是当年赴西藏的医疗队长之一,他在2015年下半年新作或修改了九篇关于阿里援藏工作的回忆文章,形成了阿里故事系列,院刊今起连载。今年8月份,根据中组部、人社部、国家卫生计生委“组团式”支援西藏医疗的要求,我院选派精兵强将组建援藏医疗队前往西藏开展工作,并陆续发回了纪要报道。我们特选这样一组报道放在一起刊出。今昔对比,西藏的生活工作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安康的写照;永恒不变的,却是协和人为人民健康事业勤勉奉献的精神与情怀。

 

    从乌鲁木齐出发,走南疆,沿着天山南麓、塔克拉马干北侧,取中间的通道,经过阿克苏、库尔勒,向西奔喀什,抵达叶城,跨过界山大坂,就进入西藏。由此转折南下,直达阿里地区的狮泉河。这里也称后藏,是西藏的最西部。这段蜿蜒曲折的路程,我们走了整整一个月,当年路况实在太差。分段在几个兵站留宿过夜,使大家有时间逐步适应高原气候。
    狮泉河是阿里地区的“政治中心”,也称“狮泉河镇”,是地区行政机构所在地,也是地区行政干部宿舍所在地。有几排平房,平顶、土墙,有门有窗,还有电灯。那个年代,在阿里,是见不到楼房的。狮泉河大院藏汉两族各有自己的生活圈子。大家很注意尊重彼此的风俗习惯,生活不像在自己家乡那么随意。汉族干部单身,不带家眷。藏族干部的妻子若怀有身孕,必然返回拉萨。毕竟阿里缺氧更为严重,那里也没有合格的产科医生。
    大院深处有一架发电机,哒哒作响,吸引着几辆解放牌卡车,不时拉煤上山。我无法估计需要消耗多少汽油,才能把这么一堆煤运上山来,而这一堆煤又能在狮泉河机关大院里燃烧多久。灯光微弱而孤单,显示着本地区已进入20世纪。邮局把我们与远方的家联系在一起。思念和倾诉,浓缩在那么几片薄薄的纸上,字里行间。
    大院有土围子,算是简单的防御工事,年久失修,残缺不全。在当年分赴全国各地的医疗队中,唯独阿里医疗队外出巡诊,需要佩枪。在狮泉河,我生平第一次接受射击训练,不知道枪是个什么玩意儿。持枪瞄准,手总是把握不住。扣动扳机,枪声响起,确实把自己吓了一跳。我的成绩糟糕透顶,射出去的子弹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到达狮泉河,稍事休息,行李大包也不打开,就动身去地委机关所在地。听了地委书记讲话,得悉任务与第一批医疗队有所不同。外出巡诊,要把点设在两个县里,要开展手术和培训工作。医疗队将兵分两路,一路去日土县,海拔3500米;另一路去措勤县,海拔4500米以上。初到狮泉河的那段日子里,我不能大声出气,说活必须多次停顿,采用短句。我很着急但又无奈。多年来体格检查显示,我右肺中叶和下叶塌陷,肺不张,肺活量受限,不适宜在高原缺氧环境中生存。“文革”打乱了我的日常生活,却意外地赐给我一次来阿里的机会。我被任命为队长,兼管两个小分队,上半年先在日土县,下半年去措勤。
    狮泉河大院有医务所,有病房、手术室、药房、X光检查室等。更重要的是有一位汉族专职大夫,他是我在阿里遇到的唯一一位常驻大夫。阿里幅员辽阔,牧民居住非常分散,几乎见不到有藏族老乡上门求诊,即便他们患有这样或那样的慢性病,自己也不曾觉察到。只有急腹症或者创伤,才迫使他们向县级或者下辖的区级卫生所要求医疗援助,但往往找不到大夫。
    狮泉河大院的医务所离当地老百姓太远了。地委书记讲话,要把医疗队下移到县,就是要我们更接近住在帐篷里的牧民。对我来说,必须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和工作方式。平日里我在大城市医院学习到的那套知识,有的可能用不上。如果要处理大病或急病,或许会感到很棘手。我为此而犯难。阿里需要的是合格的全科大夫,并且建立起一套适合阿里地区的医疗服务体系。在“文革”那动荡的岁月里,没有人考虑这样一些问题。
    每次骑马外出巡诊,我会背上一只木制药箱,因为容积小,只能摆上几种基本药物、几卷绷带。我走到牧民的帐篷里去,做些基本的体格检查,留下一些他们需要的药物。大家在帐篷里过夜,一起喝酥油茶,老乡们非常高兴。他们不仅需要医疗服务,还需要友好及情感上的亲近。如果连汉族的人影都见不着,彼此之间都没有接触,又怎能促进社会的安定和团结?
                                                                 (改于2015年7月26日)
 

收藏 打印文章 作者:陈德昌 来源:本站原创